首页视频—正文 分享
探秘金沙与三星堆:古蜀人文化交往密切 两地或有并存时期
2021年03月26日 17: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版权声明:中新视频版权属中新社所有,未经书面许可的使用行为,本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解说】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成都举行,会上公布了三星堆遗址最新考古成果:三星堆遗址新发现了6座“祭祀坑”,陆续出土了金面具残片等500多件重点文物。有专家认为本次三星堆遗址的新发现不仅可以填补三星堆已有发掘的空缺,也为重建三星堆、金沙遗址的宗教文化信仰提供了更多的研究材料,也能为两地的研究提供新的方向。

  【同期】金沙遗址博物馆遗产保护与研究部副主任 郑漫丽

  现在最新的这个4号坑的发现,它把这个年代非常确定地定在了距今3200到3000年。我们金沙兴起的年代的话,是在距今3200年的样子。所以从这样子一个角度来说的话,新的这个“祭祀坑”的发现,以及未来更多的“祭祀坑”的年代、测年数据的一个公布的话,可能会让我们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二者之间,尤其是三星堆在祭祀的这个年代上,它们的演变的一个过程。同时我们能看到三星堆和金沙之间在这个祭祀方面,它们的一些异同,让我们更清楚地去理清它们二者之间的一个传承或者说是一个延续性的这样一个关系。

  【解说】据悉,金沙遗址通常被认为是继三星堆遗址之后,古蜀王国在成都平原兴起的又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郑漫丽介绍,结合本次三星堆遗址新公布的4号坑的年代,以及6、7号坑之间存在的考古学上的“打破关系”,即6号坑和7号坑有部分重叠,表明它们也可能存在埋藏的先后时间关系,应该能降低“三星堆亡国宝器掩埋说”的可能性。

  【同期】金沙遗址博物馆遗产保护与研究部副主任 郑漫丽

  其实这次三星堆新的发掘的话,我觉得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一些思考。比如说从宏观来说的话,这6个坑的发掘,尤其是它年代的一个定年的话,能够让我们更清楚地去看到三星堆它的这个祭祀活动它的一个持续的时长。尤其是像4号坑它现在公布的这个年代的话,非常有助于我们去清楚地认识到它的这个祭祀的时间和我们金沙的这个祭祀活动开展这个时间,实际是有一段并存的关系的。

  【解说】郑漫丽认为,金沙遗址中第一阶段的祭祀用品主要以象牙和石器为主,但本次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并不包括石器。或许能证明在古蜀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不仅是祭祀行为,古蜀人的思想观念或许也在发生变化。

  【同期】金沙遗址博物馆遗产保护与研究部副主任 郑漫丽

  我们在三星堆目前我们所见的这个“祭祀坑”的发掘来看的话,我们还没有发现石雕。这个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它有一些祭祀用品,以及祭祀目的不一样的这样的一个思想的意识行为存在。那我们也有待于更多地发掘去印证他们这个思想观念是否有发生这样的一个变化,或者说祭祀目的有没有发生变化。

  【解说】此外,郑漫丽介绍,从三星堆遗址到金沙遗址,二者出土文物的相似、相异,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广纳“百家文化”的古代文明的演进,以及融入进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

  【同期】金沙遗址博物馆遗产保护与研究部副主任 郑漫丽

  从三星堆到金沙的话,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有很多我们和西南地区和中原文化它其实有很多的文化的一个往来。比如说我们在三星堆这次的新的发现当中,我们就发现了很多的铜尊。到了金沙这个时候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它对文化的吸纳的话,其实就已经达到了另一个高度。不管是中原文化还是长江流域的文明,以及北方的齐家文化的话,我们都能在金沙看到它的一些身影。所以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古蜀文化它在发展的过程当中的话,它其实是有一个兼容并蓄的这样一个心态,去吸纳去发展去创造这样一个过程。

  【解说】郑漫丽表示,考古除发掘外,对文物的保护、展示也至关重要。本次三星堆遗址不仅带来了重磅发现,也带来了发掘和保护的新技术,或将成为解开金沙遗址的象牙保护难题的一把“钥匙”。

  【同期】金沙遗址博物馆遗产保护与研究部副主任 郑漫丽

  现在的话我们可以看到这次三星堆的发掘的话,可以说是举全国之力。也使用到了目前我们保护当中的一些最新的一些技术、科技,还有一些理论和方法。我们也期待三星堆这次的一个发掘,尤其是象牙的提取、保护这样的一个过程能够实现对距今3000年左右这样的象牙保护的一个难题的解决。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的话,能够有助于我们金沙未来对我们现有的已经提取的一些象牙做一个更好地保护。

  杨予E 四川成都报道

编辑:陈少婷